新加坡《聯合早報》2月22日文章 原題:“美國孤立主義”的謬論 摘編如下:美國正在內向化和轉向孤立主義嗎在最近的達沃斯抗癌食物世界經濟論壇上,很多金融和政治界領袖向我提出這個問題,在數天后舉行的年度慕尼黑安全會議上也是如此。在達沃斯,美國國務卿克裡發表了強有力的演說,明確地指出:“美國沒有減少參與,反而因為比從前更積極地參與而自豪。”但這一疑問仍沒有消失。
  在幾年前的達沃斯,許多參與者都把經室內裝潢濟衰退誤認為是美國的長期衰落。今年就不同了,一般的看法是美國經濟恢復了大部分根本活力。經濟末日論者轉而關註此前的大熱門新興市場如巴西、俄羅斯、印度和土耳其等。
  對美國孤立主義的擔憂,是最近的一系列事件引發的。首先,美國拒絕對敘利亞進行軍事干預;其次是美國即將從阿富汗撤軍。此外,總統奧巴馬在去年秋天因為美國國會政治僵局及其所導致的政府關門SD記憶卡而取消了亞洲之行,也給該區域領導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事實上,克網路行銷裡的精力和行程都集中在中東,這讓很多亞洲領導人認為奧巴馬的招牌外交政策——亞洲“再平衡”戰略,已經後勁不足,儘管中國和日本之間的緊張態勢仍在發酵。這從雙方領導人在達沃斯的言論便可見一斑。
  從“達沃斯”的視角來看,最令人擔心的莫過於美國國會最近拒絕批准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改革和再融資,儘管這一計劃不會給美國納稅人帶來重大額辦公室出租外負憚並且在奧巴馬的領導下,於幾年前就已經獲得G-20集團的同意。
  我問一名顯赫的共和黨參議員,為何國會不讓美國兌現承諾,他表示這“純屬故意刁難”,反映的是右傾的茶黨共和黨人和一些左傾民主黨人的情緒。更多的美國孤立主義證據可以從皮尤研究中心和外交關係委員會的最新民調中看出。調查顯示,52%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應該“在國際上管好自己的事情,讓其他國家自行決定如何相處”。幾乎同樣比例的美國人認為,同十年前相比,美國已經“沒有那麼重要和強大”了。
  這些感覺的問題,在於美國實際上仍是世界最強大的國家,並且可能在未來幾十年都是如此。中國的規模和快速經濟增長幾乎必然會增加它相對於美國的實力,但即使中國在未來幾年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其人均收入要超過美國還需要幾十年之久。
  美國的開放和創新文化,將確保它在網絡補充等級制權力時代的全球樞紐地位。如果美國領導人採取明智的戰略,美國要從這些網絡和盟友關係中獲益可以說是處於非常有利地位。從結構上來看,經濟和人均收入與美國相近的兩個經濟體——歐洲和日本,都是美國的盟友,這是至關重要的。從實力平衡資源角度來看,這有利於美國的凈地位,但前提是美國領導人好好維持這些同盟關係並確保國際合作。
  衰落是對當代美國的誤導性比喻,所幸奧巴馬並沒有接受他應該尋求遏制美國衰落戰略的建議。作為研發、高等教育和創業活動的領先者,和古羅馬不同,美國並不處於絕對衰落的情況。我們並不生活在“後美國世界”,但也不再生活在20世紀末的“美國時代”。在未來幾十年,美國將是“首要”的,但卻不是“唯一”的。
  這是因為其他國家和非國家行動者的實力源泉正在增長,也是因為在越來越多問題上,要取得美國所中意的結果,將日益需要與其他行動者共同運用實力,而不只是凌駕於他們的實力。美國領導人維持同盟、建立網絡的能力,將是美國硬、軟實力的一個重要方面。美國實力在21世紀所面臨的問題不僅僅是中國,還有“其他國家的崛起”。
  解決方案不是孤立,而是類似艾森豪威爾總統於20世紀50年代所提倡的選擇性戰略。一個明智的實力戰略始於對其局限的明確評估。最卓越的實力不一定要在所有邊界巡邏,在所有地方凸顯其力量。正因如此,艾森豪威爾明智地拒絕在1954年越南戰爭中,站在法國那邊直接出手干預。
  艾森豪威爾還有一個正確的地方:美國的軍事力量取決於捍衛其經濟力量。在國內的國家建設並不是批評者所擔憂的孤立主義;相反的,這是明智外交政策的核心。
  明智的戰略要避免派遣地面部隊參與亞洲大陸的大規模戰爭。但這一審慎的姿態並不等同於孤立主義。美國需要更好地結合其軟實力和硬實力。
  奧巴馬在其2014年國情咨文中指出:“在充滿複雜威脅的世界中,我們的安全取決於我們實力的所有要素——包括強勢與有原則的外交。”艾森豪威爾或許也會這樣說,而且沒有人會因此指責他是孤立主義者。  (原標題:【美】約瑟夫·奈:“美國孤立主義”的謬論)
創作者介紹

下午茶餐廳

ac01acbtj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